RSS
 
当前位置 : 主页 > 生物信息 >

挑战 NIH 精准医学计划,文特尔又陷舆论漩涡!

时间:2017-05-18 01:54 浏览:

 182 人类基因组学科研先驱 J. Craig Venter Craig Venter,人类基因组学科研先驱,这个时代少有的集荣誉和争议于一身的“科学狂人”。他曾公开叫板人类基因组计划,组建塞莱拉公司与政府主导的基因组项目激烈竞争,使人类基因组草图的完成提前了整整四年;2016 年,Venter 的团队在 Science 上发表论文,宣布设计并制造出最简单的人工合成生命体。文特尔的人生经历堪称绚烂,此前,测序中国曾专访文特尔,畅谈了他的初衷、哲学及其对未来的深刻洞见。 2014 年,Craig Venter 联合创立了 Human Longevity 公司,计划测序一百万个个体基因组,用来预测并预防疾病。2015 年 1 月 20 日,奥巴马总统在国情咨文演讲中提出了“精准医学计划”,并于 1 月 30 日正式批准,以推动个体化基因组学研究。但显然,Venter 不止满足于个体 DNA 测序。其最近成立的子公司 Health Nucleus 位于圣地亚哥,该公司表示将 DNA 分析与价值 2.5 万美金的体检项目相结合,可以检测未被诊断出的健康问题,检测项目包括全身 MRI 扫描、代谢组学检测、连续 2 周的心脏检测、家系分析、微生物测序和大量标准实验室检验,以这种方式叫板 NIH 精准医学计划再次让 Venter 陷入舆论漩涡。 热衷于“精准医学”的人们认为,这种检测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精准医学计划类似,是未来检测的方向。但是其他很多临床医生和研究者对这个项目可能存在的过度诊断保持怀疑甚至是愤怒,他们还认为缺乏证据证明这种诊断的益处。 上周(5 月的第一周)晚些时候,Venter 公司在没有采用同行评议的预印本服务器 bioRxiv 上发表了一篇最新文章,文章中似乎展示了这项新计划的数据。通过这些研究,筛查结果显示在 209 名参与者中,有 8% 检测到 “年龄相关的慢性疾病,需要及时(<30 天)的医疗护理”,MRI 检查发现 2% 受检者存在早期癌症。但是 Health Nucleus 并不确认这些数据是来自于这项 2.5 万美金的检查,虽然关于此项诊断的描述几乎完全相同。 威尔康奈尔医学院计算生物医学研究所副主任 Olivier Elemento 表示,“这是一项‘经典的 Craig Venter 式研究’,突破了我们所谓合理的认知。” 与此同时,Venter 已经通过媒体去推动这项检测。在 Fox Business 中,Venter 表示这项检查可以在 40% 参与者中发现“一些严重问题”。CBS News 报道称 Venter 的研究小组可以通过扫描大脑 20 个区域提前 20 年预测阿尔茨海默病。STAT 新闻报道称这项检测可以尽早检测每个患有癌症的受检者的肿瘤情况,进而进行治疗,即使是众所周知的严重的胰腺癌。Human Longevity 公司发言人表示,在文章发表在同行评议的杂志上之前他们都不会去评论这些媒体发布的内容。 但业内人士似乎并不买账。密歇根州立大学儿科医生和流行病学家 Nigel Paneth 表示,“如果我模仿 Jonathan Swift(18 世纪英国杰出的政论家和讽刺小说家)去说明这种极端的精准医疗的疯狂,那我之后可能写不出比那更好的文章了。” 他列举了研究可能导致的一系列问题,包括心理创伤、昂贵的医疗费用、不必要的检查,以及“缺少一点证据证明这项检测会对人们有好处”。 圣地亚哥斯克里普斯转化科学研究所主任 Eric Topol 表示,“对于曾经做过检测的人来说,这是一种最广泛的诊断评估。”但是他认为将这项研究作为一种收费的精准医疗筛查存在问题,“这项检测是精准的还是混乱的?”Topol 谈到,“‘精准医疗筛查’项目是非常难以接受的,除非你证明这个检测的确能够帮助别人。但这个假设在文章发表后仍然没有得到证明。”他最担心的是在没有良好理论基础的情况下在人体身上进行这些检测,“如果这项检测带来的好处是 1,而带来的损害是 10 呢?不要在没有合理解释的情况下进行一系列检测,否则将得到一系列的假阳性结论。” 应用大范围全身 MRI 检测在 2% 的 Health Nucleus 研究参与者中发现癌症,图片来源:selimaksan/iStockphoto 这项研究参与者中男性数量是女性的两倍,年龄范围 20~98 岁,平均年龄 55 岁。其中 78% 的参与者携带有“年龄相关慢性疾病风险因子”,其中大部分代表着糖尿病或动脉粥样硬化疾病风险。梅奥诊所医学博士及整合生理学研究员 Michael Joyner 还指出,超过 70% 的参与者目前都在按医嘱服用药物治疗高胆固醇和高血压。“一群 60 岁的男性参与者接受长时间心电图检测,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心跳,这是新的发现。”他说,“整件事体现了技术的某种执念,即如果你可以测量指标,那么它就一定是有意义的。” 但是关于这项检测,同样有众多支持者。Michael Snyder 表示,斯坦福大学基因组学和个性化医疗中心主任过度诊断的担忧完全是过分夸大。他在五年前通过深入研究自己的身体指标检测糖尿病时就表达了这些观点,“他们发现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所以我认为尽早发现是件好事。” Snyder 认为在将来,“将来处理成千上万个类似的检测将会成为惯例。” 康奈尔大学的 Elemento 表示,虽然 Venter 的个性化基因组学为健康带来了福音,但研究结果表明“仅仅有基因组信息无法告诉你完整的故事”。仅 25% 的患者可能在基因变异和疾病表型间存在联系。“但是当你可以将基因和其他指标结合,告诉你基因正在参与一些生理过程,那么你预测疾病的能力将大大提升。” 有些人将 Health Nucleus 的数据作为另一个 Venter 与政府展开竞赛的潜在开始。曾在纽约州立大学上州医科大学分校执教的 Robert W. West Jr. 表示,“Venter 所做的事情正是 NIH 精准医疗计划的目标,我想 Craig 正期待着立即扩大规模来与政府的精准医疗项目竞争。如果这真的是 Craig 的目标,那么他可能将再次击败 NIH。” Health Nucleus 表示,到目前为止已有 570 人参与了全景式的医疗检测,本周他们又发布了一款价值 7500 美元的精简版检测,更专注于全基因组测序和全身扫描。 “这项研究仍然存在争议。”Topol 说,“也许太过于未来主义,但我认为大部分了解情况的医学领域人员会明白这将可能会引发问题并进行各种无确切依据的检测。” 参考文献:This $25,000 physical has found some ‘serious’ health problems. Others say it has serious probl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