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当前位置 : 主页 > 生物信息 >

养殖业净化疫病保增产

时间:2017-05-27 04:11 浏览:

 临近年关,季节性消费推动肉鸡价格探底回升,猪肉价格一路持续高位。然而,关于人感染H5N6流感的消息从南方传来,为畜禽肉的好行情带来一丝不安,消费信心也有不小的衰弱趋势。疫情,有时候无关乎国界,也无关乎人兽。动物防疫工作对于畜牧业发展而言,颇有牵一发而动全身之意。 对待流感来源应慎重 1月10日,江西省卫生计生委通报称,江西省在常规重症肺炎病例监测中发现1例H5N6病例,该患者已于近日因抢救无效死亡。截至目前,我国累计有四川、广东、云南等3个省份报告了7例人感染H5N6流感病例。 人们对于H、N字母组合的流感病毒恐怕并不陌生。据了解,甲型流感病毒是依据病毒表面的血细胞凝集素(H)和神经氨酸酶(N)来命名,其中H有16个亚型,N有9个亚型。近日呈上升趋势的H5N6流感、早前曾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流行的H1N1流感,均为此类流感病毒的一种亚型。 国内公众常对其称为“禽流感”,认为病毒是由禽传染给人的。事实上,这并不准确。早在2009年3月,墨西哥与美国等地先后发生人感染甲型H1N1流感病毒时,人们还称之为“猪流感”。 “流感病毒通过什么渠道传染给人类,尚无明确证据,还是存疑的。如果把流感的始作俑者算在家禽或猪身上,既不科学也不慎重。”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国家水禽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侯水生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2015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一起制定了《人类新发传染病良好命名导则》,要求不再以地点、人物、动物、食物和职业等命名新发病,以降低因命名不当对贸易、旅游、动物福利带来的消极影响。动物类命名如猪流感、禽流感、猴痘、马脑炎等。 把流感病毒叫成“禽流感”或“猪流感”是对养殖业的一种伤害。侯水生表示:“对广大农民来说损失惨重,对市场来说造成了整体性疲软,消费一下子就下去了。”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流感、口蹄疫等烈性传染病依旧严重威胁着畜牧业安全和公共卫生安全,动物防疫工作必须重视起来。 日前,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研究员、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陈化兰带领的动物流感基础与防控研究创新团队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报告称,2010年以来,他们对猪流感进行了系统监测,从3.6万多头猪中分离出228株流感病毒,其中139株是类禽H1N1猪流感病毒,说明类禽H1N1猪流感病毒在中国的猪群中广泛存在。 从动物实验结果看,类禽H1N1猪流感病毒的致病力与2009年引发甲型H1N1流感的病毒类似。“应予以高度重视。”陈化兰说道。 疫情长了“腿” “早些时候,鉴于新疆的地理条件和气候环境,那里的养猪场疫情比较少。”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崔尚金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有一年我被临时调去‘救火’,发现当时的猪病疫情是由引种引起的。” 随着国际贸易与交流日益频繁,我国从国外引入能供生产上推广栽培的优良品种早已不是新鲜事了。引种具有简便易行、见效快的优点,但要防止本地区没有的病、虫、草从外地或国外传入。“比如上世纪60年代,我国曾将水葫芦当作度荒青饲料引入,后泛滥成灾,以闽台粤为甚。”崔尚金举例说。 日前,农业部制定发布了《全国小反刍兽疫消灭计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小反刍兽疫又称“羊瘟”,主要感染山羊、绵羊等小反刍动物,易感羊群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可达100%。2012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2012-2020年)》,明确将其列入13种重点防范的外来动物疫病。 农业部副部长于康震指出,2013年底传入的小反刍兽疫疫情,在半年内波及了22个省(区、市),集中反映出个别地区动物防疫监督和疫情预警报告等方面存在漏洞。《计划》的发布恰逢其时,为我国新传入的小反刍兽疫的根除和消灭提供了指针。 “动物疫情的跨区传播也值得警惕。”崔尚金说,“比如我们常在高速公路上见到大卡车运送活蹦乱跳的猪羊鸡鸭等,它们的防疫工作、卫生条件到底如何呢?在活畜禽移动监管方面,有关部门的工作也应加强。” 2015年8月,在西南西北片区动物疫病联防联控协作会议上,于康震指出,2013年区域联防联控协作机制建立以来,各有关省份创新防控模式,强化联防联控,防控工作取得显著成效,区域动物疫病防控水平明显提升。 于康震强调,要继续坚持“内防外堵”,切实做好边境地区防控,同时加强海、陆、空等国际运输风险管理,有效防止境外疫情传入;加强动物卫生监督执法,规范执法行为,积极探索活畜禽跨省调运监管试点,有效防止疫情跨区域传播。 动物疫病如何净化 上个世纪,美国启动了家禽改良计划和猪瘟等猪病消灭计划,通过实施主体多元、严格市场准入并实施无疫企业认证、合理设置经费分摊机制等做法,成功消灭了猪瘟、伪狂犬病,根除了鸡白痢、布病等疫病。 在我国,畜牧生产规模不断扩大,养殖密度增加,畜禽感染病原机会增多,病原变异几率增大,既不利于畜牧业发展,也不利于公共卫生安全。启动动物疫病净化工程,其根本目标是实现重点疫病从有效控制到净化消灭。 《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2012-2020年)》中33处提到“净化”二字。动物疫病净化成为今后一段时期疫病防控最主要、最根本的目标。 动物疫病净化工作作为一项系统工程,可以从养殖场入手,也可以从区域入手。“根据我国国情,从养殖场入手,逐场推进,建立动物疫病净化大联盟,形成疫病净化的长效机制是做好动物疫病净化工作的有效途径。”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刁新育表示。 刁新育认为:“抓住了养殖场的疫病净化也就抓住了疫病净化工作的关键。”在养殖场开展疫病净化工作,既净化了许多疫病的源头,改善提高了生物安全环境和管理水平,又确保了畜禽产品供应,养殖场也是直接受益者。 在净化场点选择上,优先种畜禽场、奶畜场、特大型商品畜禽场;优先防疫条件好、生物安全措施到位、管理水平高的养殖场、种畜禽场、奶畜场。在病种的选择上,优先净化垂直传播的或有较好技术支撑、较小污染面的疫病。 近日,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布的首批动物疫病净化养殖场名单中,2家企业获得了“禽白血病净化示范场”称号,4家企业获得了“猪伪狂犬病净化示范场”称号,31家企业获得“动物疫病净化创建场”称号。 如何让更多的养殖企业加入到净化队伍中来,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陈伟生认为,还需要政策引导与创新,一方面,财政上予以扶持,如设立国家动物疫病净化专项奖励资金,将疫病净化状况与奖励标准直接挂钩;另一方面,立足制度建设与创新,如建立与现有财政补贴相结合的制度、建立市场准入制度等。